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性虐  »  精品SM少女
精品SM少女
广告

我看了看床上的女孩。她已經醒了。

晶瑩而柔嫩的肌膚,微微透著粉紅,可能因為害羞,這種粉紅加重了。真像她,無論身材還是臉龐,我想。

我的目光開始在她身上一寸寸移動:纖巧秀氣的腳,腳趾因為緊張而蜷縮。腳踝同樣纖巧秀氣。再往上是小腿,光潔如玉、大腿,修長嬌嫩。她的臀部高挺,和大腿有著一個漂亮的弧度,不像一般女孩子在這個部位多多少少有點螯肉。再然後是那裡,帶淡淡棕色的毛,卻並不濃密。

我好不容易再把目光往上移:平坦的小腹,玲瓏的肩膀,柔若無骨的雙臂,雙臂內側白得令人迷茫。她高挺的雙峰更讓人著迷。那頂上還是粉紅色的,卻並不是十分飽滿,帶著少女的青澀。隨著急促地呼吸不住起伏,還帶著緊張地顫抖。她修長的脖子也在緊張地不住吞嚥,我甚至可以看到淡蘭色的血管在那裡顫動。一屢長發繞在上面。

我小心地伸去手去,她驚恐地一閃,但卻動不得分毫,任由我拈起那屢秀發——還帶著少女特有的體香——我在手指上慢慢纏繞著,然後手撫到了她的頭上。一大滴眼淚滑出了她楚楚動人的眼睛。然後是更多的淚水滾滾流出。

我輕輕在她耳邊吻了一下,小聲地說:「我拿出你嘴裡的東西,但是你不要叫。我放鬆你,但是你要聽話。好嗎?」

也許對我如此溫柔感到意外,她愣了一下,趕緊點點頭。

我按動搖控器放鬆拉緊她手腳的皮帶,又把她嘴裡的口銜取了出來。她的雙唇嬌豔而飽滿,一絲口涎掛在上面。我不由隨口吻去。她頭一躲,就被我按住了,但我也不敢把舌頭強行攻入,只是逗弄著她的雙唇,一會兒後,她不再掙扎,顯然認命了。於是我放開她,站起來把我的弟弟送到她的嘴邊,觸著她的唇。她臉一下通紅,頭大力地向另一邊躲,幾乎翻下床去了。

於是我按動搖控器,她猛地一下子又被拉緊在床上。

然後我的兩手握到她的乳房上,用力揉捻——真好啊,滑膩而充滿彈性。她嘴一癟,「啊、啊、啊」地叫了出來,聲音短促而壓抑。但是她沒有求饒,她知道沒有用的。

我不管,用手指捏住她的乳頭,忽然用力往上一揪,又用力捏。她大叫一聲,盡量抬起上身,哭出聲來。

我鬆開一隻手揪住她的頭髮,把她的嘴湊到我小弟弟旁邊。她還是緊閉著嘴,也閉上了眼睛。我在她胸上的手加勁,她終於張開嘴叫喚了起來,但是沒有屈服的意思。

很好,要是現在屈服我倒會很失望呢。這才是剛剛開始,我只是讓她的乳頭更敏感。

我放開了她,不說話。在女孩就範之前,我不會說一個字。她奇怪地睜開眼睛,看到我點燃了一大支蠟燭,不由喃喃地問:「你要幹嘛,你要幹嘛?」

我甚至沒看她。一小會兒蠟燭油就攢夠了,我一支手按住她扭動的肩膀,燭油準確地落在她的一隻乳頭上。

她開始不停地叫喊,扭動,更多的眼淚滾出來。紅色的燭油不停地落到她的胸上,小腹上,大腿和雙臂內側。停了一會,我把凝結了的燭油清除,然後再來了一次。結束時,她渾身一直抖個不停,繃緊了肌肉在抵抗這種刺激。我再把小弟弟送到她嘴邊,她不再躲閃,睛中滿是恐懼和肯求,但還是沒有含住它。

很好。我小心地翻開她的陰唇,找到小小的陰蒂——這時我愣了一下:還是處女。不過這更好,我反而有一點興奮。她一直在哀求「不要不要」,我還是把燭油都傾倒在她的陰蒂上和陰唇間。  她猛地向上一彈,又被拉回到了床上。嘴裡發出一聲大叫,然後卻是壓抑著的哭聲。我知道,這是疼痛使她全身緊張而抑制了發聲。

等了快三分鐘,她才癱在床上大口地喘著氣。燭油又攢夠了,我不顧她的求饒,再度扒開她的陰唇,重新來了一次,然後再來一次。我點了一隻煙看她在床上撲騰。再消停下來時,她已經滿身是汗了,一種令人消魂的少女體香開始在屋裡瀰漫。

我又把小弟弟湊到了她嘴邊,手中的煙頭有意無意垂在她乳頭上方。她抽泣著,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我的煙頭,張開了小嘴努力抬起上身。毫無技巧可言,但是還是很刺激。我的小弟弟立刻興奮起來。我開始把小弟弟往她嘴裡捅,她顯然不明白,開始躲。我揪住她的頭髮讓她老實下來。過了一會,我按動搖控器,把她的手腳鬆開。她爬了起來,因為支著上身為我口交實在太累了。

我乾脆躺下來,拍打拉拽讓她69式扒在我身上。她一邊學著做,一邊偷看我。不時有些水滴在我的腿上。總是這樣的。我不理,抽煙,欣賞著處女的飽滿紅潤的陰阜,小心地控制著自己的慾望。

感到自己的jj越來越漲,我伸手從床頭的小櫃中拿出一根菊棒。這根菊棒有點特別:它外麵包裹著矽膠,矽膠層裡藏著一個個相連的小囊。中間則是幾十根細銅絲編織起來的粗粗的銅線,有一定的彈性,那一頭連著一個銅球,裸露在矽膠外面。

我在菊棒外面塗了點潤滑劑,然後一手摟住女孩的小腰,另一隻手毫不留情地一下子把菊棒向她的肛門內插去。

女孩一下子跳了起來,又被我壓住,同時狠狠地喝到:「不許動。」

她果然不敢再動,隻大聲地啜泣起來,一邊「啊、啊」地呻吟著,扭動著頭和屁股,一邊帶著哭腔不停地說:「你要幹嘛,你要幹嘛……不要啊!」

我對你夠好的了,沒有把菊棒弄大再插。我心理嘀咕著,沒有理會她,一直把菊棒頂到頭,女孩的頭向上一仰,「啊」長長地一聲呻吟,腰在我手下顫抖起來。我知道,菊棒隔著直腸壁頂到子宮了。這是她的子宮第一次受到攻擊。

後面有得你受的,早著呢。我心裡說。一邊把反扣塞進她的肛門然後再扭緊在菊棒上,像一個小傘狀的反扣從裡頂住了女孩子肛門的擴約肌,現在除非別人為她動手,這根菊棒她自己是取不下來的。我再順手把菊棒接在一根細長的軟管上。然後鬆開了女孩。她一下子癱軟在床上,身上已經掛滿了汗珠。

我再點上一支煙。打開了開關。壓縮機嗡的一聲啟動了。

在連接菊棒的軟管中,有一根細細的電線,連在了菊棒中的銅線上。另外有一進一出兩根油管,向菊棒中間注入熱油,流動的熱油使這根菊棒變粗,變熱,並且流動的熱油推動它緩緩旋轉和蠕動。說白了,這就是一根帶電的人造大JJ,當然我還沒有通電。

但是感到菊棒很快變大,女孩還是驚恐地叫了出來。「你要幹嘛,你要幹嘛!一邊呻呤著伸手去摸自己的肛門。菊棒撐緊了她的直腸,受到刺激的肛門緊緊地扣著菊棒,這豈是她自己撥得出來的?她一次過大的動作令蠕動著的菊棒有力地頂了一下她的子宮,於是她一下松下腰來,重新趴在床上,絕望地哭起來。

我吸完了一支煙,菊棒粗已經超過了3公分,她已經有些氣短了。這是肛門中塞進異物使胸隔膜上頂的自然反應。我使進出兩根油管的壓力平衡,菊棒不再增大。然後把她翻過來。一動,她就啊啊地叫。

然後我慢慢地在她身上摸索,享受著處女結實又柔軟的肌膚,白裡透紅、細膩滑潤,溫暖而帶著一點點顫抖,汗潤濕了她,空氣中處女的甜香更濃了。

我慢慢地親她,她已經徹底崩潰,不再掙扎,只是含住她的嘴時,她「唔」了一聲,扭了一下頭,就老老實實把舌頭交給了我。她已經明白,不配合只有更糟。

我把jj重新送到她的嘴邊,她只看了我一眼就含住了她,我揪住她的頭髮,開始做深喉,她兩手支著,不時發出一些通苦的但含糊的呻吟,真到我射出第一次,幾乎把她嗆死。

現在,她安靜地躺在那裡喘息著,菊棒的攻擊似乎已經有所適應,而我已射精,她以為都結束了。其實,才是開始。

當我重新把她手腳拉緊時,她驚恐地看著我,不知道我要幹什麼。我的手指沒進了她的陰唇之間,那裡已經又濕又滑,手指挑動著陰道口,讓她不由扭動起來,淚水漣漣。

我鐵石心腸,把一個連接著電線的鍔嘴夾夾在她的陰蒂上。稍等片刻,讓她安靜一點,讓她支起上半身,托著她的屁股,把重新昂首的jj對準了她窄小的陰道。

她知道最後的時刻還是無可避免地來到了。但卻不敢反抗,閉上了眼睛。一大串淚水從眼角滾了下來。其實,這個結果,在她深夜獨自走在街頭而被我挾持上車時,就應該明白了。

我看著她精美無崙的臉龐——真是太像了,這個想讓我不由地更為興奮,猛地一下攻了進去。

耳邊只聽一聲淒歷地慘叫,但是我已無暇注意其它。只感到大半個龜頭被處女濕軟溫暖的陰道緊緊地包裹著,緊張和疼痛帶來的陰道抽搐更是美妙無比。

稍停,我再往力用力一頂,又是一聲慘叫。這時龜頭頂到了一張軟膜上。我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我小心地在上面蹭著,進進退退。女孩大哭起來,渾身發抖。我在在耳邊輕輕說:「記住吧,這是你處女時代的最後一刻。」然後我抱緊她,下面慢慢地加力,直到那層膜被壓破。女孩一聲長長的慘叫,身子一下一下地痙攣著,在我懷裡蹭著,抖著,臉色蒼白,泣不成聲。

我根本懶得理會,用力,再用力,所有的野性都爆發出來吧。直到jj頂到了一堵溫軟的牆,我才籲了一口氣,身下的女孩早已支不住身體,癱倒在了床上,微張著小口,卻幾乎叫不出聲來,渾身因為疼痛而引起的顫抖還沒有消退,仍然在我懷裡彈動。

我一動,她就叫,更多地淚水滾滾而出。指甲在被單上抓斷了。

我深深地籲了一口氣,退出來,然後再猛地向前衝,然後在那堵牆上輾壓。隔著陰道壁,我能感到熱油棒的按摩。

女孩在我懷裡抖得像秋風中的葉子,嘴裡亂七八糟地叫喊著。我不停地衝撞和輾壓,她不知道該怎麼辦,第一次經受這樣的事,怎麼能夠不動彈呢,但一動彈,帶來的卻是更大的疼痛。

我一邊動,一邊找她的宮頸口。很容易就找到了。這也就是我給她用熱油菊棒的用意之一。子宮在女孩的體內有一個弧度,是彎曲的。現在菊棒隔著直腸把它頂直了,把宮頸口直對著陰道固定著。並且熱油按摩使處女原來緊縮的宮頸口微微張開。女孩,現在我對準它了。  一次短卒而猛烈的衝擊,我將巨大的龜頭強行擠入了宮頸。一個大的波浪傳遍了女孩全身。我再用力,慢慢地頂了進去,女孩嘴裡發出奇怪的嗚咽,渾身開始抽搐。我慢慢地在宮頸裡抽動,主要是因為太緊了。女孩汗出如漿,兩眼上翻,已經有些失神了。

我把jj退到陰道裡慢慢動著,一邊撫摸著她,等她稍稍緩過勁來,再來了一次。然後,再來一次。她的陰道有些短,我粗長的jj幾乎把她幼嫩的子宮撐滿。

女孩徹底不行了。渾身像是水洗一般,只是喘息和顫抖,時強時弱的呻吟已經不成聲。

第一次,不要太過份了,我想,於是再一次伏下身子,把jj攻入她的子宮。猶豫了一下,終於抵制不了誘惑,伸手拿過了搖控器,電壓一直是36V,我把電流定在3安,想想了,又定在2安。頻率定得很低,每秒1。5週。好了,再一次看看了身下的女孩,她還不知道接下來將發生什麼。我把開關按了下去。

一瞬間她全身向外一掙,又馬上蜷了起來,把我緊緊地抱住,手指抓得我都痛了。電流從她直腸裡的菊棒頭通到陰蒂上,正穿過她的子宮。伴隨著一聲聲慘叫,她的子宮開始每秒1。5次地收縮,強力按摩著我的jj。一股無比美妙的快感沖向我的頭頂,然後奪去了我的意志。我只覺得我的jj越來越大,不知過了多久,最終一泄而出。

好一會,我才緩過神來,趴在女孩身上喘息。她全身還在每秒1。5次地抽搐,包括她的子宮。當我把電流關掉後,她還是沒有停下來,床已經濕透了。

我把jj撥出,很多的血流了出來,我看到床單在她下體下的一大塊都是淡紅色的。「有點過份了今天」,一邊想著我一邊摘下了菊棒,手指摳入她的肛門,她有一點反應,然後帶出一些排泄物。我一邊沖洗一邊想「沒辦法,如果今天再灌腸恐怕會要她的命,下次吧。」

我給她打了一針,然後慢慢用溫水擦洗按摩她,最終她放鬆了下來,進入昏迷狀態。我給她掛上點滴消炎和補充體液,並固定好手腳以防她昏迷中有什麼反應傷到自己。再看了她一眼——真是很像。然後我關了燈走出地下室。

這個週末很不錯——我獨自躺下時想:希望能很快抱著她入睡。

最近這幾天上班時一直有點心神不寧,眼前不斷出現那個女孩。我明顯放鬆了對公司業務的監管,想來一時半會也出不了什麼事。

在別人眼裡,我是一個成功的醫療器械代理商,一個偶爾有些小設計的機電工程師——這才是我研究生文憑上的專業——同時還對藥學和醫學有濃厚興趣。平時沉默寡言、文質彬彬,但也有些孤僻,很少參加應酬或者「青年成功人士」之間的周末聚會,空閒時間不是練習散打,就是躲在自己邊遠的別墅中看書或做些小設計。更親近一點的人則認為,我是一直未能擺脫青梅竹馬的戀人離去所帶來的打擊。他們走馬燈似地給我介紹漂亮或者才華出眾的女孩子,我也和其中幾個狠狠地在床上交流過。但是真正的興趣,卻從來不為人知。

這個女孩是我周末無聊開車獨自外出遊逛的時候,在兩百八十公裡外那個號稱國際大都市的城市的一個郊區小鎮遇上的。

那時已經是深夜,那一段公路出奇地沒有一盞路燈,更是空無一人。女孩忽然進入我的車前的光圈時,讓我嚇了一跳,只是本能似地踩下剎車,恍惚間以為是自己的幻覺——女孩和她實在是太像了。

遲疑間女孩子已經跑到車邊拉開門探進頭來,稍一猶豫鑽進車裡,怯生生地對我說:「你能把我送到有人的地方嗎?我會給你車錢的。」我注意到,她剛剛哭過,而如果不是獨自走在這麼黑的路上,恐怕她也不會這麼鑽進一個陌生人的車。當然,我的外表也打消了她的一些疑慮,以至於後來我把浸了柯羅芳的毛巾握到她口鼻上時,她一點都沒有防備。  女孩還斬新的身份證上,寫著她的名字和出生日期:也姓歐陽,歐陽雪,1983年6月5日生,還未滿十八周歲,和她同一天的生日。

在俱樂部作完當天的訓練功課,草草洗了個澡,我開車到煲湯店,想了一下,還是和昨天一樣要了個當歸乳鴿,我想她不一定喜歡甲魚什麼的。

車後情況正常。我盤上高架,踩下了油門,半小時後將車緩緩馳入車庫。

這幢別墅是當年還可以私人圈地的時候,我用第一桶金的錢瞞著所有人圈下的。本意是給她一個驚喜,但是她終於耐不住沒有奢華的日子,於是讓這塊地荒了三年,我才自己設計建起了自己的城堡。但是這個城堡也沒什麼人知道,大家一般認為我住在城裡的公寓,假如半夜不在公寓裡,那麼也是在再正常不過的一夜情人處。

泊好車,我先去看了她一眼。關著她的地下室是我親自設計的,連牆面都墊上海綿並包著防水絲綢,主要面積被一張虐床和一個半米深的控溫水池佔據了,虐床的功用第一個晚上已經展示過。屋角上是一個蹲式便池,各種洗、灌用具則全部連在床頭。旁邊是一個橡膠的櫃子,裡面放著各種工具。到處亂扔著一些墊子和毛巾被。她仍蓋著一張毛巾被在虐床上沉睡。開始的幾天我總是不憫惜鎮靜劑。這是必要的。

還早,我在當歸鴿湯裡加了截野山參繼續小火燉著,先看了張碟再去準備晚餐。簡單煎了四個蛋,三文魚片只要從冰箱裡拿出來撕去包裝,再把冰塊倒在盤裡,兩小片豬排在微波爐裡轉著的同時然後我又拌了盤水果沙拉。再加上麵包黃油奶酪橙汁魚子醬什麼的,一個超大托盤進了她的屋。而我自己則換上白色的毛巾浴衣。

女孩已經醒來了,穿著白色的毛巾俗衣縮在床頭,眼角有點淚痕,但沒哭——這已經是第三天了,她不能老是哭。看到我進來,她明顯地哆嗦了一下。

我把湯、一杯橙汁、兩個煎蛋、一片豬排、一盤沙拉擺在他面前,為她調開芥末,再拿起一片麵包慢慢抹上厚厚的魚子醬遞過去,簡單地說:「吃。」然後是我自己的,黃油和奶酪,還有豬排都夾進麵包,魚子醬是直接勺進嘴裡。我忽然令自己也奇怪,順口對她說「其實吃魚子醬的一大享受就是魚子在嘴裡一粒粒破碎,應該勺進嘴裡吃,抹在麵包上可惜了——當然你想怎麼吃就怎麼吃,你想怎樣就怎樣。」

她停下來看看手裡的麵包,不知所措。聽到最後一句話,猶豫了一下:「你放了我吧。我對誰都不說。」

我慢慢吃著,過了一會推開空盤,點上一支煙。「我和你定個協議吧。現在我不能放你走,但只要你聽話,你不會受到什麼傷害,到一年之後吧,我給你一大筆錢。你自己想想,要多少。」

「我不要錢,我也不說出去,你放過我吧。」

「那天是第一次,女孩子第一次總是很愛罪的。和別人你也好不了多少。」我在哄她。

她搖搖頭。我也不再吭聲,細細地看眼前的女孩。由於哭泣得太多,她的眼睛腫了,顯得很憔悴,但是皮膚已經不再蒼白,恢復了原有的光澤,在白嫩細膩的表層下隱隱透出粉紅。說到底,那晚對她也並沒有構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只是太激烈了一點。畢竟是年青女孩子,很快恢復了過來。

她的沙拉吃完了,我把自己留下的煎蛋撥到她盤裡,重新到廚房拌了一盤,回到地下室默默地遞給她。她小心翼翼地問到:「一年裡是不是都像……那天晚上那樣?」

「那看你是不是聽話了。如果你聽話,你也可能會很舒服。你知道這種事女孩子也會舒服的。」我想她不會清楚正常的性愛與SM之間的區別。

「那,一年後你真的放我走嗎?」

「如果到時候你願走的話。這種事嘛,男人當然願意換換人多享受幾個。我還會給你一大筆錢,夠你花半輩子了。」

她低著頭:「我好怕。那天……我差點死過去。只要你不要再讓我那麼疼,我……」她看到我的目光,忽然意識到這根本不存在商量的問題。只是,多多少少我給了她一個希望。

我抬抬下巴:「湯喝掉,你要好好補補。只要你聽話,你可以少受很多罪。」等她喝完湯,我把她慢慢地按到地毯上,這一次,她乖乖地沒做什麼反抗,就在我的授意下開始為我口交。但是由於毫無技巧,她不大可能讓我射出來,所以十分鐘之後我開始進攻她的陰道。

第二次進入還是非常緊,而且乾澀。我一開始頂了半天,她在我身下眉頭緊蹙,渾身是汗,把我的背也抓破了,我還是只頂進去一個龜頭。實在沒辦法,我拿來了潤滑劑才順利地進入。但是一碰到字宮頸,她的反應之大出付我意料,幾乎要疼昏過去的樣子,我只好咬咬牙撥出來——也許那天對她的子宮傷害之大出乎我意料,還沒有好。

她躺在那裡渾身顫抖,喘息,滿心委屈地哭起來。

我並不打算惜香憐玉,但是更不想把她弄傷或者甚至弄死,那就沒得玩了。我嘆口氣拿過陰道擴張器,沒好氣的跟她說:「張開腿別動,我要看看你裡面是不是有傷——有傷的話今天就不做了。」

她羞紅了臉,連胸脯都紅了,閉上眼轉過頭去,但還是打開了雙腿。  擴張器的進入使她哼出聲來,我把擴張器小心張開,打開手電往裡看。

她的陰道十分光潔,我仔細尋找也只有幾個小小的傷口。哪怕那天晚上撕裂了她的陰道,三天時間也差不多恢復了。這讓我比較滿意。雖然陰道裡的傷口會加強她性交時的疼痛,但是也會形成炎症,要加強她的痛苦我有更多的辦法。

我又找來窺陰鏡,向她子宮裡捅去,不顧她的掙扎呼疼,細細的窺陰鏡很快進入宮頸口。我一邊看一邊向裡推。

她的子宮確實還是沒有好,還不滿十八歲,子宮還太柔嫩了點,自我修復能力不夠強。在宮頸內壁上仍然有很多的出血點,在子宮內則更糟,有一大片粘膜幾乎完全損傷了,大概這就是她子宮在電擊下反複收縮時我碩大的龜頭留下的。

她很緊張,繃緊了全身,任何一點小小的動作都足以讓她咬緊嘴唇哼叫起來。身上又已經是細細的一層汗珠,加上全身羞地粉紅,真是艷光致致。

這讓我無法自抑,拉過灌腸器把她翻過來,在她沒明白怎麼回事之前,已經把膠管插入了她的肛門,把水溫調到50度開始注入。

她大叫起來,然後不停地求饒:「不要不要,放過我吧,不要啊。」

我在耳邊慢慢的說:「那你是想讓我幹你前面了?你子宮的傷還沒有好,可是你看我已經忍不住了——別緊張,其實我只是給你洗一洗裡面。」

「裡面?」她不大明白。

「是啊,其實灌腸也是為你好,這樣一會幹你後面……就是你的肛門,你沒那麼疼。」  「不要啊,不要啊。」一個女孩第一次明白了「走後門」總是魂飛魄散。「我,我,我幫你用嘴。哎呀我實在受不了啦。」她忍不住大哭了起來。

我把小弟弟豎在她的嘴邊笑得很姦。「好,那我們定個協議哦。你讓我射出來時我就停止。這兩天給你的碟希望你已經好好學習了哦。」

她哭著看了一會我的小弟弟,再把它含入口中,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唉。」我嘆了口氣,看來她真的沒有學習啊。只好一點點地指導她,怎麼用舌頭,怎麼用唇,然後……怎麼做深喉。後面不斷慢慢注入的灌腸液讓她份外配合。我也趁機做著她的「思想工作」:「你怎麼這個都不會,這個是每一個女人都要為自己老公或者男朋友做的,回頭看看碟,再上上網你就明白了,女人嘛……要學會享受這些東西。」我也不知道她是否聽了進去,但是慢慢倒有了些技巧。就在我舒服的時候,她忽然把我的jj吐了出來,呻吟著:「啊……啊……我要死了,好難受啊,停下,停下。」

她撐不住了,我看了一看計數器,已經進去了4500CC,她的小蠻腰現在鼓得像八個月的身孕。我把灌腸器停下,她無耐地在床上呻吟著左右翻動。不時把哀求的目光投向我。

我裝作遲疑了一下,才說:「那好吧,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先把肚子裡的水排掉,然後我們重新灌。一邊灌你一邊再為我口交。這一次要是不行,我就乾你後面了。」

她聽到還要再來一次,嚇得不知道怎麼是好。我無動於衷:「怎麼,還是現在讓我的小弟弟進去?」我指了指昂道挺立的jj。她立刻搖頭:「再來一次,再來一次,啊我受不了啦。」

我笑著把她抱到旁邊的蹲坑上,撥出了膠管,她渾身一哆嗦,羞赧萬分地看正注視著她的我一眼,可是卻無法忍住便意,嘩地一聲把肚裡的水噴了出來。  差不多噴了有一分鐘,她小蠻腰回復了原狀,人也倒在一邊。我慢慢給她沖洗,她也無力躲避,沖洗乾淨,我重新把她抱回床上,膠管插進肛門。然後自己躺下來。

她很自覺地又開始為我口交。但是,在她忍耐到極限之前,我還是沒有射。她終於大哭起來,無力地倒在一邊,不住地哀求:「放過我把,放過我吧,我受不了啦。」

我逗她:「還再來一次嗎?」

她無力地搖搖頭,她已知道,其實被「乾後面」根本就不可避免。

我讓她排完灌腸液,再次細細為她沖洗,手指在她肛門和陰道中進進出出,摳摳捏捏。她無力地趴在那裡任我玩弄,不住呻吟,卻再也不敢反抗。只是當我把鵝蛋大的龜頭頂住她肛門時,她不可抑制地顫抖著,大大地啜泣了一聲:「你不是人。」  作為對這句話的報復,我猛地把龜頭往問及此事一頂,整個進了她的菊洞,她一聲慘叫。手支不住上身,趴在了床上。我拉著她頭髮讓她仰起臉:「你給我聽著,在這裡你不可以有任何違抗我的地方,不然,我會讓你比上次還慘。本來你今晚可以舒服一點的,比如給你用點潤滑劑,可是看來得讓你長點記性。」說完我再次猛地把jj頂進去,開始瘋狂地抽插。一開始她隨著每一下抽插「啊、啊」地叫著,但很快就叫不出聲來,一縷紅紅地血從肛門裡流出來。我想想還不過癮,順手把幾枚跳蛋打開塞進她的陰道,把她折磨得死去活來。

那能這麼簡單就放過她,在我感覺要射的時候,我卻撥了出來,把她仰天綁好,兩腳敲高掛起。她除了喘息,一點反抗的力氣都沒有。等她緩過氣來,我一支煙基本到頭,小弟弟也緩過氣來了。

我用力揉著她的乳房,挑逗著女孩晶瑩的乳頭:「乾後面很疼是不是?」

她急忙點頭。

「那乾前面?」

她急忙搖頭。

「你罵了我,不能就這麼算了。這樣吧,你子宮的傷還沒有好,後面又說疼……」話剛說完我一鞭抽在她的大腿中間,她卒不及防,一慘叫幾乎掀掉了屋子,兩腿用力地要夾起來,但是毫無用處。

等她靜下來,我又是一鞭。三鞭過後,我用鞭杆撥弄著她的外陰,漫不經心地問:「我給你選,是讓我乾後面,還是再抽你幾鞭子?」

「我,我……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叫我幹什麼我就乾什麼。」她明白了。

「話是這麼說,可是這次還是要罰的。或者我再打你五鞭,或者我幹你後面直到射出來,你挑。」我無用鞭杆小心地蹭著她的陰蒂,那兒還很小。

「我求你了,我求你了,不要啊,放過我吧。」她一個勁地哭。唉,女人就是抓不住重點,我會放過你嗎?「這樣吧,我幫你選,再打一鞭。」說完我把她的大小陰唇用夾子向兩邊拉開,露出裡面的嫩肉,還不等打,只是九頭鞭梢比劃了一下,皮條在那裡劃擦著,她已經大叫起來:「乾我後面,乾我後面,不要打了!」

我還是隨手一鞭「讓你記住。」打完不顧她疼得渾身亂抖,我又把她翻過來,狠狠地向她菊洞裡插去。  這天晚上,等我從她身上下來時,她又已經陷入半昏迷的狀態。

肛門受傷雖重,但是只影響她坐臥。我擔心的倒是她子宮的恢復,於是甚至給她用了孕酮。好了,今天回來後檢查已經一切正常,我又可以享受了。

雖然已經一星期了,但在我面前赤身裸體她還是非常羞怯,當我用手摳弄察看她女孩的私處時,她更是緊張得渾身顫抖,通體羞紅。哎,這真讓我心情愉快。我把一個特製震蛋直塞進她子宮裡,然後拉著她第一次出了地下室,推她進了廚房:「以前都是我做飯,今天該我享受一下了。」自己就到廳裡喝酒聽碟去了。

一張碟聽完,我直接推開連著廚房的陽台的門,果不然女孩倒在那裡,正抱著小腹呻吟,下體已流出的水已經把地板濕了一小塊。我笑著上前抱起她回到房裡,給她餵了點水,好一會她才回過神來。

我笑著捏弄著她,一邊說:「想跑?只要出了門你就是這個結果。說吧,怎麼罰你?」

她倒也明白,喘息著虛弱地問到:「你在我……我裡面放了什麼?」

「哪裡面?」

「我、我子宮裡面!」

我不打算瞞她:「其實說起來也簡單,我塞到你子宮裡的是一個搖控震蛋,如果它能接到屋子裡搖控器發出的」關斷「信號,就什麼事也沒有,一旦收不到信號,就會強力震盪並發出電擊。所以只要一出門,你就再也邁不出一步。至如說自己除掉這個無形的鐐銬——我倒是還從來沒聽說過哪個女孩子能自己把子宮裡的東西取出來。」  她無力地把頭埋到胳膊裡哭起來。

我絲毫沒有放過她的意思:「說吧,怎麼罰你?」

「你要怎麼樣?放過我吧?你就行行好。」真是楚楚可憐啊。

我一邊把她按到沙發上,先讓她口交,同時用一個縮陰器在她陰道裡捅來捅去,過了一會,隨手把一個大號人造電動JJ硬塞進她的肛門打開開關,然後把龜頭頂在她的陰戶上。

本來經過快一個小時的震蛋折磨,流了不少水,再加上縮陰器弄了好幾次,她的陰道既敏感又窄小,一開始她就疼得不行,但早就無力掙扎,緊鎖眉頭,一邊呻吟著一邊哀求,身上的汗珠不停地往外冒,大腿和小腹的顫抖讓我感到十分刺激。

不過我並不著急強攻。我頂進去一點,笑嘻嘻地問:「現在頂到哪兒啦?說!」

她不吭聲,只是隨著我一下一下地進攻繃緊肌肉。

我伸手摸到她陰戶,用力把食指和中指也硬插了進去。她縮陰後的陰道哪裡容得下這個,頓時大叫起來,把我的肩膀都抓破了,我又把拇指按在她的陰蒂上,食指中指向上一摳,捏住了她的陰蒂揉捻著,她兩腿掙扎,頭左右甩著,張大嘴想求饒,發出的卻是無法抑制的呻吟。

「求饒啊,求饒啊。」我一邊用力捏一邊逗她。

「饒……饒了我吧。」她好不容易說出這幾個字裡。我再猛地一捏下才放開了開,慢慢把手指抽了出來,再把JJ往裡捅了捅:「說,捅到哪兒了?」

她不敢再抗拒:「到……到頭了。」

「到頭,沒有啊,明明還可以再往前嘛。」我抓緊她的乳房按住她,用力把JJ再往前頂。她張大嘴叫不出聲來,等我退出來一點才虛弱地答到:「頂。頂到宮頸口,剛才……進子宮了」

「可我的小弟弟還沒有完全進去啊?我頂進你子宮裡去好不好?」

「不要。啊……不要啊。」她子宮裡還有那個震蛋,我的小弟弟已經能感覺到,她當然也能感覺到這種內外夾擊。

「那我問你什麼你要老實回答哦。」我打算藉此時機摸摸她的來歷。她馬上努力的點頭。

「你家在哪?」忽然問到她的家,讓她沒有準備。

「我……我……」女孩的自我防備心理阻止她立刻回答,但是我的小弟弟馬上讓她做出決定:「我家在H市。啊……」

「H市?哪為什麼我在S市碰到你?你的學生證不也是H市的Z大的嗎?說!」伴隨著最後一個字是一次有力的衝擊。

她馬上蹬著兩腿回答:「我去,我去找一個網友。」

「說!」我同時用動作催促她,不讓她有思索的時間。

「我說我說,你不要再捅了。我爸爸得了一種怪病,要五十萬才能醫好,有一個網友說能幫助我,結果我偷偷跑去找他,他……」

「他根本沒有錢,還要你上床是不是?」我高興地再用力捅了她一下——終於找到突破口了。要征服一個女孩子,讓她心甘情願地被你蹂躪虐待,除了在身體上控制她之外,更要在精神佔領她,看她努力克制自己的羞怯和疼痛來迎合你,這才是精神上和肉體的雙重滿足。

我把JJ抽出來一點,讓她稍稍平靜平下來,盡量用一種溫柔的口吻:「你很愛你爸爸媽媽是嗎?」

她瞪大了眼睛淚水盈盈地看著我,尚未平息的喘息讓她玲瓏的胸部和肩頭還在柔美地起伏,一縷被汗濕透了的秀發纏在修上潔白的脖子上。我猛地用力,她身子一挺,「啊」地叫出聲來。

我又放鬆下來。慢慢地抽插:「你陪我一年,我給你一百萬。我保證不會真的傷害到你。你看,其實每當你有點傷,我都很小心地給你治的。我保證你一年以後還是一樣的年青漂亮。」

「一年……」這個時候這麼回答是她的本能反應。這是什麼樣的日子啊,一年……

「當然了,現在我們剛開始你會有點不習慣,其實我還是很文明的,也不會老讓你這麼難受,只是剛開始要讓你明白,不能反抗我。」我一邊說一邊細細玩弄她晶瑩滑膩的酥胸。

「一年……」想到要過一年這樣的日子,她的目光暗淡下來,淚水湧出。

「想想你爸爸,你可以救她。不然你上哪一年掙一百萬去。而且……你也沒有選擇,只是主動點配合我,就能掙到一百萬。如果反抗……」我把腰猛地坐下去,JJ直捅到底,讓她好一陣撲騰。然後才喘息著看著我:「你說話算話?」

「一百萬對我來說不算什麼,你也看到了,我很有錢。」我想別墅裡豪華的裝飾能讓她相信這一點,我的別墅是真正古羅馬風格的。「如果你讓我開心,我還可以多給你一點。」

「你會不會騙我?」

我停下抽插,裝作想了一下:「這樣吧,你爸爸治病也馬上需要錢,我可以先往你們家寄五十萬,如果你聽話,一年後再給你另外五十萬。」她的眼光一下子亮了起來。

我繼續誘感她:「我可以幫你辦一個停學手續,一年後你繼續回學校讀書,就像什麼也發生過,但是你掙了一百萬呢!當然了,如果你不聽話,我也可以把我們倆的錄相啊,照片啊寄到你們學校和家裡,讓你爸爸媽媽看看……」

「不要!你要是真給我一百萬,你要怎麼樣我都答應你。」她臉色蒼白,咬緊了嘴唇:「不過,你要馬上給我家裡寄錢去……五十萬。」

「來。乖乖聽話,幹完這次,明天我就寄。」我再次抱緊了她,腰往下用力。這一次,她溫柔而堅決地努力迎合我,哪怕在我打開震蛋來幹她,她大聲呻吟,又咬緊了嘴唇,但沒有說出求饒的話來。當我射出來後,她全身哆嗦就像水洗過一樣。

我把她抱進水池,細細地揉洗她的全身。雖然這些天來每天都是這樣,女孩子還是羞得全身都紅了。不過她開始配合,當我把手伸向她下體時,她會微微張開雙腿而不是像原來那樣本能夾緊,當我揉捏著她的酥乳時,她只是微微縮起胸來,而不是像原來那樣扭過身去……關了燈,抱著她躺在鬆軟的大床上,女孩子微微地顫抖,輕輕而急促的呼吸,懷裡溫香軟玉。她好像是一直沒有睡著,而我很快地睡了。

第二天是周末,早晨醒來的「早K」自然必不可少。

我看了看床上的女孩。她已經醒了。

晶瑩而柔嫩的肌膚,微微透著粉紅,可能因為害羞,這種粉紅加重了。真像她,無論身材還是臉龐,我想。

我的目光開始在她身上一寸寸移動:纖巧秀氣的腳,腳趾因為緊張而蜷縮。腳踝同樣纖巧秀氣。再往上是小腿,光潔如玉、大腿,修長嬌嫩。她的臀部高挺,和大腿有著一個漂亮的弧度,不像一般女孩子在這個部位多多少少有點螯肉。再然後是那裡,帶淡淡棕色的毛,卻並不濃密。

我好不容易再把目光往上移:平坦的小腹,玲瓏的肩膀,柔若無骨的雙臂,雙臂內側白得令人迷茫。她高挺的雙峰更讓人著迷。那頂上還是粉紅色的,卻並不是十分飽滿,帶著少女的青澀。隨著急促地呼吸不住起伏,還帶著緊張地顫抖。她修長的脖子也在緊張地不住吞嚥,我甚至可以看到淡蘭色的血管在那裡顫動。一屢長發繞在上面。

我小心地伸去手去,她驚恐地一閃,但卻動不得分毫,任由我拈起那屢秀發——還帶著少女特有的體香——我在手指上慢慢纏繞著,然後手撫到了她的頭上。一大滴眼淚滑出了她楚楚動人的眼睛。然後是更多的淚水滾滾流出。

我輕輕在她耳邊吻了一下,小聲地說:「我拿出你嘴裡的東西,但是你不要叫。我放鬆你,但是你要聽話。好嗎?」

也許對我如此溫柔感到意外,她愣了一下,趕緊點點頭。

我按動搖控器放鬆拉緊她手腳的皮帶,又把她嘴裡的口銜取了出來。她的雙唇嬌豔而飽滿,一絲口涎掛在上面。我不由隨口吻去。她頭一躲,就被我按住了,但我也不敢把舌頭強行攻入,只是逗弄著她的雙唇,一會兒後,她不再掙扎,顯然認命了。於是我放開她,站起來把我的弟弟送到她的嘴邊,觸著她的唇。她臉一下通紅,頭大力地向另一邊躲,幾乎翻下床去了。

於是我按動搖控器,她猛地一下子又被拉緊在床上。

然後我的兩手握到她的乳房上,用力揉捻——真好啊,滑膩而充滿彈性。她嘴一癟,「啊、啊、啊」地叫了出來,聲音短促而壓抑。但是她沒有求饒,她知道沒有用的。

我不管,用手指捏住她的乳頭,忽然用力往上一揪,又用力捏。她大叫一聲,盡量抬起上身,哭出聲來。

我鬆開一隻手揪住她的頭髮,把她的嘴湊到我小弟弟旁邊。她還是緊閉著嘴,也閉上了眼睛。我在她胸上的手加勁,她終於張開嘴叫喚了起來,但是沒有屈服的意思。

很好,要是現在屈服我倒會很失望呢。這才是剛剛開始,我只是讓她的乳頭更敏感。

我放開了她,不說話。在女孩就範之前,我不會說一個字。她奇怪地睜開眼睛,看到我點燃了一大支蠟燭,不由喃喃地問:「你要幹嘛,你要幹嘛?」

我甚至沒看她。一小會兒蠟燭油就攢夠了,我一支手按住她扭動的肩膀,燭油準確地落在她的一隻乳頭上。

她開始不停地叫喊,扭動,更多的眼淚滾出來。紅色的燭油不停地落到她的胸上,小腹上,大腿和雙臂內側。停了一會,我把凝結了的燭油清除,然後再來了一次。結束時,她渾身一直抖個不停,繃緊了肌肉在抵抗這種刺激。我再把小弟弟送到她嘴邊,她不再躲閃,睛中滿是恐懼和肯求,但還是沒有含住它。

很好。我小心地翻開她的陰唇,找到小小的陰蒂——這時我愣了一下:還是處女。不過這更好,我反而有一點興奮。她一直在哀求「不要不要」,我還是把燭油都傾倒在她的陰蒂上和陰唇間。  她猛地向上一彈,又被拉回到了床上。嘴裡發出一聲大叫,然後卻是壓抑著的哭聲。我知道,這是疼痛使她全身緊張而抑制了發聲。

等了快三分鐘,她才癱在床上大口地喘著氣。燭油又攢夠了,我不顧她的求饒,再度扒開她的陰唇,重新來了一次,然後再來一次。我點了一隻煙看她在床上撲騰。再消停下來時,她已經滿身是汗了,一種令人消魂的少女體香開始在屋裡瀰漫。

我又把小弟弟湊到了她嘴邊,手中的煙頭有意無意垂在她乳頭上方。她抽泣著,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我的煙頭,張開了小嘴努力抬起上身。毫無技巧可言,但是還是很刺激。我的小弟弟立刻興奮起來。我開始把小弟弟往她嘴裡捅,她顯然不明白,開始躲。我揪住她的頭髮讓她老實下來。過了一會,我按動搖控器,把她的手腳鬆開。她爬了起來,因為支著上身為我口交實在太累了。

我乾脆躺下來,拍打拉拽讓她69式扒在我身上。她一邊學著做,一邊偷看我。不時有些水滴在我的腿上。總是這樣的。我不理,抽煙,欣賞著處女的飽滿紅潤的陰阜,小心地控制著自己的慾望。

感到自己的jj越來越漲,我伸手從床頭的小櫃中拿出一根菊棒。這根菊棒有點特別:它外麵包裹著矽膠,矽膠層裡藏著一個個相連的小囊。中間則是幾十根細銅絲編織起來的粗粗的銅線,有一定的彈性,那一頭連著一個銅球,裸露在矽膠外面。

我在菊棒外面塗了點潤滑劑,然後一手摟住女孩的小腰,另一隻手毫不留情地一下子把菊棒向她的肛門內插去。

女孩一下子跳了起來,又被我壓住,同時狠狠地喝到:「不許動。」

她果然不敢再動,隻大聲地啜泣起來,一邊「啊、啊」地呻吟著,扭動著頭和屁股,一邊帶著哭腔不停地說:「你要幹嘛,你要幹嘛……不要啊!」

我對你夠好的了,沒有把菊棒弄大再插。我心理嘀咕著,沒有理會她,一直把菊棒頂到頭,女孩的頭向上一仰,「啊」長長地一聲呻吟,腰在我手下顫抖起來。我知道,菊棒隔著直腸壁頂到子宮了。這是她的子宮第一次受到攻擊。

後面有得你受的,早著呢。我心裡說。一邊把反扣塞進她的肛門然後再扭緊在菊棒上,像一個小傘狀的反扣從裡頂住了女孩子肛門的擴約肌,現在除非別人為她動手,這根菊棒她自己是取不下來的。我再順手把菊棒接在一根細長的軟管上。然後鬆開了女孩。她一下子癱軟在床上,身上已經掛滿了汗珠。

我再點上一支煙。打開了開關。壓縮機嗡的一聲啟動了。

在連接菊棒的軟管中,有一根細細的電線,連在了菊棒中的銅線上。另外有一進一出兩根油管,向菊棒中間注入熱油,流動的熱油使這根菊棒變粗,變熱,並且流動的熱油推動它緩緩旋轉和蠕動。說白了,這就是一根帶電的人造大JJ,當然我還沒有通電。

但是感到菊棒很快變大,女孩還是驚恐地叫了出來。「你要幹嘛,你要幹嘛!一邊呻呤著伸手去摸自己的肛門。菊棒撐緊了她的直腸,受到刺激的肛門緊緊地扣著菊棒,這豈是她自己撥得出來的?她一次過大的動作令蠕動著的菊棒有力地頂了一下她的子宮,於是她一下松下腰來,重新趴在床上,絕望地哭起來。

我吸完了一支煙,菊棒粗已經超過了3公分,她已經有些氣短了。這是肛門中塞進異物使胸隔膜上頂的自然反應。我使進出兩根油管的壓力平衡,菊棒不再增大。然後把她翻過來。一動,她就啊啊地叫。

然後我慢慢地在她身上摸索,享受著處女結實又柔軟的肌膚,白裡透紅、細膩滑潤,溫暖而帶著一點點顫抖,汗潤濕了她,空氣中處女的甜香更濃了。

我慢慢地親她,她已經徹底崩潰,不再掙扎,只是含住她的嘴時,她「唔」了一聲,扭了一下頭,就老老實實把舌頭交給了我。她已經明白,不配合只有更糟。

我把jj重新送到她的嘴邊,她只看了我一眼就含住了她,我揪住她的頭髮,開始做深喉,她兩手支著,不時發出一些通苦的但含糊的呻吟,真到我射出第一次,幾乎把她嗆死。

現在,她安靜地躺在那裡喘息著,菊棒的攻擊似乎已經有所適應,而我已射精,她以為都結束了。其實,才是開始。

當我重新把她手腳拉緊時,她驚恐地看著我,不知道我要幹什麼。我的手指沒進了她的陰唇之間,那裡已經又濕又滑,手指挑動著陰道口,讓她不由扭動起來,淚水漣漣。

我鐵石心腸,把一個連接著電線的鍔嘴夾夾在她的陰蒂上。稍等片刻,讓她安靜一點,讓她支起上半身,托著她的屁股,把重新昂首的jj對準了她窄小的陰道。

她知道最後的時刻還是無可避免地來到了。但卻不敢反抗,閉上了眼睛。一大串淚水從眼角滾了下來。其實,這個結果,在她深夜獨自走在街頭而被我挾持上車時,就應該明白了。

我看著她精美無崙的臉龐——真是太像了,這個想讓我不由地更為興奮,猛地一下攻了進去。

耳邊只聽一聲淒歷地慘叫,但是我已無暇注意其它。只感到大半個龜頭被處女濕軟溫暖的陰道緊緊地包裹著,緊張和疼痛帶來的陰道抽搐更是美妙無比。

稍停,我再往力用力一頂,又是一聲慘叫。這時龜頭頂到了一張軟膜上。我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我小心地在上面蹭著,進進退退。女孩大哭起來,渾身發抖。我在在耳邊輕輕說:「記住吧,這是你處女時代的最後一刻。」然後我抱緊她,下面慢慢地加力,直到那層膜被壓破。女孩一聲長長的慘叫,身子一下一下地痙攣著,在我懷裡蹭著,抖著,臉色蒼白,泣不成聲。

我根本懶得理會,用力,再用力,所有的野性都爆發出來吧。直到jj頂到了一堵溫軟的牆,我才籲了一口氣,身下的女孩早已支不住身體,癱倒在了床上,微張著小口,卻幾乎叫不出聲來,渾身因為疼痛而引起的顫抖還沒有消退,仍然在我懷裡彈動。

我一動,她就叫,更多地淚水滾滾而出。指甲在被單上抓斷了。

我深深地籲了一口氣,退出來,然後再猛地向前衝,然後在那堵牆上輾壓。隔著陰道壁,我能感到熱油棒的按摩。

女孩在我懷裡抖得像秋風中的葉子,嘴裡亂七八糟地叫喊著。我不停地衝撞和輾壓,她不知道該怎麼辦,第一次經受這樣的事,怎麼能夠不動彈呢,但一動彈,帶來的卻是更大的疼痛。

我一邊動,一邊找她的宮頸口。很容易就找到了。這也就是我給她用熱油菊棒的用意之一。子宮在女孩的體內有一個弧度,是彎曲的。現在菊棒隔著直腸把它頂直了,把宮頸口直對著陰道固定著。並且熱油按摩使處女原來緊縮的宮頸口微微張開。女孩,現在我對準它了。  一次短卒而猛烈的衝擊,我將巨大的龜頭強行擠入了宮頸。一個大的波浪傳遍了女孩全身。我再用力,慢慢地頂了進去,女孩嘴裡發出奇怪的嗚咽,渾身開始抽搐。我慢慢地在宮頸裡抽動,主要是因為太緊了。女孩汗出如漿,兩眼上翻,已經有些失神了。

我把jj退到陰道裡慢慢動著,一邊撫摸著她,等她稍稍緩過勁來,再來了一次。然後,再來一次。她的陰道有些短,我粗長的jj幾乎把她幼嫩的子宮撐滿。

女孩徹底不行了。渾身像是水洗一般,只是喘息和顫抖,時強時弱的呻吟已經不成聲。

第一次,不要太過份了,我想,於是再一次伏下身子,把jj攻入她的子宮。猶豫了一下,終於抵制不了誘惑,伸手拿過了搖控器,電壓一直是36V,我把電流定在3安,想想了,又定在2安。頻率定得很低,每秒1。5週。好了,再一次看看了身下的女孩,她還不知道接下來將發生什麼。我把開關按了下去。

一瞬間她全身向外一掙,又馬上蜷了起來,把我緊緊地抱住,手指抓得我都痛了。電流從她直腸裡的菊棒頭通到陰蒂上,正穿過她的子宮。伴隨著一聲聲慘叫,她的子宮開始每秒1。5次地收縮,強力按摩著我的jj。一股無比美妙的快感沖向我的頭頂,然後奪去了我的意志。我只覺得我的jj越來越大,不知過了多久,最終一泄而出。

好一會,我才緩過神來,趴在女孩身上喘息。她全身還在每秒1。5次地抽搐,包括她的子宮。當我把電流關掉後,她還是沒有停下來,床已經濕透了。

我把jj撥出,很多的血流了出來,我看到床單在她下體下的一大塊都是淡紅色的。「有點過份了今天」,一邊想著我一邊摘下了菊棒,手指摳入她的肛門,她有一點反應,然後帶出一些排泄物。我一邊沖洗一邊想「沒辦法,如果今天再灌腸恐怕會要她的命,下次吧。」

我給她打了一針,然後慢慢用溫水擦洗按摩她,最終她放鬆了下來,進入昏迷狀態。我給她掛上點滴消炎和補充體液,並固定好手腳以防她昏迷中有什麼反應傷到自己。再看了她一眼——真是很像。然後我關了燈走出地下室。

這個週末很不錯——我獨自躺下時想:希望能很快抱著她入睡。

最近這幾天上班時一直有點心神不寧,眼前不斷出現那個女孩。我明顯放鬆了對公司業務的監管,想來一時半會也出不了什麼事。

在別人眼裡,我是一個成功的醫療器械代理商,一個偶爾有些小設計的機電工程師——這才是我研究生文憑上的專業——同時還對藥學和醫學有濃厚興趣。平時沉默寡言、文質彬彬,但也有些孤僻,很少參加應酬或者「青年成功人士」之間的周末聚會,空閒時間不是練習散打,就是躲在自己邊遠的別墅中看書或做些小設計。更親近一點的人則認為,我是一直未能擺脫青梅竹馬的戀人離去所帶來的打擊。他們走馬燈似地給我介紹漂亮或者才華出眾的女孩子,我也和其中幾個狠狠地在床上交流過。但是真正的興趣,卻從來不為人知。

這個女孩是我周末無聊開車獨自外出遊逛的時候,在兩百八十公裡外那個號稱國際大都市的城市的一個郊區小鎮遇上的。

那時已經是深夜,那一段公路出奇地沒有一盞路燈,更是空無一人。女孩忽然進入我的車前的光圈時,讓我嚇了一跳,只是本能似地踩下剎車,恍惚間以為是自己的幻覺——女孩和她實在是太像了。

遲疑間女孩子已經跑到車邊拉開門探進頭來,稍一猶豫鑽進車裡,怯生生地對我說:「你能把我送到有人的地方嗎?我會給你車錢的。」我注意到,她剛剛哭過,而如果不是獨自走在這麼黑的路上,恐怕她也不會這麼鑽進一個陌生人的車。當然,我的外表也打消了她的一些疑慮,以至於後來我把浸了柯羅芳的毛巾握到她口鼻上時,她一點都沒有防備。  女孩還斬新的身份證上,寫著她的名字和出生日期:也姓歐陽,歐陽雪,1983年6月5日生,還未滿十八周歲,和她同一天的生日。

在俱樂部作完當天的訓練功課,草草洗了個澡,我開車到煲湯店,想了一下,還是和昨天一樣要了個當歸乳鴿,我想她不一定喜歡甲魚什麼的。

車後情況正常。我盤上高架,踩下了油門,半小時後將車緩緩馳入車庫。

這幢別墅是當年還可以私人圈地的時候,我用第一桶金的錢瞞著所有人圈下的。本意是給她一個驚喜,但是她終於耐不住沒有奢華的日子,於是讓這塊地荒了三年,我才自己設計建起了自己的城堡。但是這個城堡也沒什麼人知道,大家一般認為我住在城裡的公寓,假如半夜不在公寓裡,那麼也是在再正常不過的一夜情人處。

泊好車,我先去看了她一眼。關著她的地下室是我親自設計的,連牆面都墊上海綿並包著防水絲綢,主要面積被一張虐床和一個半米深的控溫水池佔據了,虐床的功用第一個晚上已經展示過。屋角上是一個蹲式便池,各種洗、灌用具則全部連在床頭。旁邊是一個橡膠的櫃子,裡面放著各種工具。到處亂扔著一些墊子和毛巾被。她仍蓋著一張毛巾被在虐床上沉睡。開始的幾天我總是不憫惜鎮靜劑。這是必要的。

還早,我在當歸鴿湯裡加了截野山參繼續小火燉著,先看了張碟再去準備晚餐。簡單煎了四個蛋,三文魚片只要從冰箱裡拿出來撕去包裝,再把冰塊倒在盤裡,兩小片豬排在微波爐裡轉著的同時然後我又拌了盤水果沙拉。再加上麵包黃油奶酪橙汁魚子醬什麼的,一個超大托盤進了她的屋。而我自己則換上白色的毛巾浴衣。

女孩已經醒來了,穿著白色的毛巾俗衣縮在床頭,眼角有點淚痕,但沒哭——這已經是第三天了,她不能老是哭。看到我進來,她明顯地哆嗦了一下。

我把湯、一杯橙汁、兩個煎蛋、一片豬排、一盤沙拉擺在他面前,為她調開芥末,再拿起一片麵包慢慢抹上厚厚的魚子醬遞過去,簡單地說:「吃。」然後是我自己的,黃油和奶酪,還有豬排都夾進麵包,魚子醬是直接勺進嘴裡。我忽然令自己也奇怪,順口對她說「其實吃魚子醬的一大享受就是魚子在嘴裡一粒粒破碎,應該勺進嘴裡吃,抹在麵包上可惜了——當然你想怎麼吃就怎麼吃,你想怎樣就怎樣。」

她停下來看看手裡的麵包,不知所措。聽到最後一句話,猶豫了一下:「你放了我吧。我對誰都不說。」

我慢慢吃著,過了一會推開空盤,點上一支煙。「我和你定個協議吧。現在我不能放你走,但只要你聽話,你不會受到什麼傷害,到一年之後吧,我給你一大筆錢。你自己想想,要多少。」

「我不要錢,我也不說出去,你放過我吧。」

「那天是第一次,女孩子第一次總是很愛罪的。和別人你也好不了多少。」我在哄她。

她搖搖頭。我也不再吭聲,細細地看眼前的女孩。由於哭泣得太多,她的眼睛腫了,顯得很憔悴,但是皮膚已經不再蒼白,恢復了原有的光澤,在白嫩細膩的表層下隱隱透出粉紅。說到底,那晚對她也並沒有構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只是太激烈了一點。畢竟是年青女孩子,很快恢復了過來。

她的沙拉吃完了,我把自己留下的煎蛋撥到她盤裡,重新到廚房拌了一盤,回到地下室默默地遞給她。她小心翼翼地問到:「一年裡是不是都像……那天晚上那樣?」

「那看你是不是聽話了。如果你聽話,你也可能會很舒服。你知道這種事女孩子也會舒服的。」我想她不會清楚正常的性愛與SM之間的區別。

「那,一年後你真的放我走嗎?」

「如果到時候你願走的話。這種事嘛,男人當然願意換換人多享受幾個。我還會給你一大筆錢,夠你花半輩子了。」

她低著頭:「我好怕。那天……我差點死過去。只要你不要再讓我那麼疼,我……」她看到我的目光,忽然意識到這根本不存在商量的問題。只是,多多少少我給了她一個希望。

我抬抬下巴:「湯喝掉,你要好好補補。只要你聽話,你可以少受很多罪。」等她喝完湯,我把她慢慢地按到地毯上,這一次,她乖乖地沒做什麼反抗,就在我的授意下開始為我口交。但是由於毫無技巧,她不大可能讓我射出來,所以十分鐘之後我開始進攻她的陰道。

第二次進入還是非常緊,而且乾澀。我一開始頂了半天,她在我身下眉頭緊蹙,渾身是汗,把我的背也抓破了,我還是只頂進去一個龜頭。實在沒辦法,我拿來了潤滑劑才順利地進入。但是一碰到字宮頸,她的反應之大出付我意料,幾乎要疼昏過去的樣子,我只好咬咬牙撥出來——也許那天對她的子宮傷害之大出乎我意料,還沒有好。

她躺在那裡渾身顫抖,喘息,滿心委屈地哭起來。

我並不打算惜香憐玉,但是更不想把她弄傷或者甚至弄死,那就沒得玩了。我嘆口氣拿過陰道擴張器,沒好氣的跟她說:「張開腿別動,我要看看你裡面是不是有傷——有傷的話今天就不做了。」

她羞紅了臉,連胸脯都紅了,閉上眼轉過頭去,但還是打開了雙腿。  擴張器的進入使她哼出聲來,我把擴張器小心張開,打開手電往裡看。

她的陰道十分光潔,我仔細尋找也只有幾個小小的傷口。哪怕那天晚上撕裂了她的陰道,三天時間也差不多恢復了。這讓我比較滿意。雖然陰道裡的傷口會加強她性交時的疼痛,但是也會形成炎症,要加強她的痛苦我有更多的辦法。

我又找來窺陰鏡,向她子宮裡捅去,不顧她的掙扎呼疼,細細的窺陰鏡很快進入宮頸口。我一邊看一邊向裡推。

她的子宮確實還是沒有好,還不滿十八歲,子宮還太柔嫩了點,自我修復能力不夠強。在宮頸內壁上仍然有很多的出血點,在子宮內則更糟,有一大片粘膜幾乎完全損傷了,大概這就是她子宮在電擊下反複收縮時我碩大的龜頭留下的。

她很緊張,繃緊了全身,任何一點小小的動作都足以讓她咬緊嘴唇哼叫起來。身上又已經是細細的一層汗珠,加上全身羞地粉紅,真是艷光致致。

這讓我無法自抑,拉過灌腸器把她翻過來,在她沒明白怎麼回事之前,已經把膠管插入了她的肛門,把水溫調到50度開始注入。

她大叫起來,然後不停地求饒:「不要不要,放過我吧,不要啊。」

我在耳邊慢慢的說:「那你是想讓我幹你前面了?你子宮的傷還沒有好,可是你看我已經忍不住了——別緊張,其實我只是給你洗一洗裡面。」

「裡面?」她不大明白。

「是啊,其實灌腸也是為你好,這樣一會幹你後面……就是你的肛門,你沒那麼疼。」  「不要啊,不要啊。」一個女孩第一次明白了「走後門」總是魂飛魄散。「我,我,我幫你用嘴。哎呀我實在受不了啦。」她忍不住大哭了起來。

我把小弟弟豎在她的嘴邊笑得很姦。「好,那我們定個協議哦。你讓我射出來時我就停止。這兩天給你的碟希望你已經好好學習了哦。」

她哭著看了一會我的小弟弟,再把它含入口中,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唉。」我嘆了口氣,看來她真的沒有學習啊。只好一點點地指導她,怎麼用舌頭,怎麼用唇,然後……怎麼做深喉。後面不斷慢慢注入的灌腸液讓她份外配合。我也趁機做著她的「思想工作」:「你怎麼這個都不會,這個是每一個女人都要為自己老公或者男朋友做的,回頭看看碟,再上上網你就明白了,女人嘛……要學會享受這些東西。」我也不知道她是否聽了進去,但是慢慢倒有了些技巧。就在我舒服的時候,她忽然把我的jj吐了出來,呻吟著:「啊……啊……我要死了,好難受啊,停下,停下。」

她撐不住了,我看了一看計數器,已經進去了4500CC,她的小蠻腰現在鼓得像八個月的身孕。我把灌腸器停下,她無耐地在床上呻吟著左右翻動。不時把哀求的目光投向我。

我裝作遲疑了一下,才說:「那好吧,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先把肚子裡的水排掉,然後我們重新灌。一邊灌你一邊再為我口交。這一次要是不行,我就乾你後面了。」

她聽到還要再來一次,嚇得不知道怎麼是好。我無動於衷:「怎麼,還是現在讓我的小弟弟進去?」我指了指昂道挺立的jj。她立刻搖頭:「再來一次,再來一次,啊我受不了啦。」

我笑著把她抱到旁邊的蹲坑上,撥出了膠管,她渾身一哆嗦,羞赧萬分地看正注視著她的我一眼,可是卻無法忍住便意,嘩地一聲把肚裡的水噴了出來。  差不多噴了有一分鐘,她小蠻腰回復了原狀,人也倒在一邊。我慢慢給她沖洗,她也無力躲避,沖洗乾淨,我重新把她抱回床上,膠管插進肛門。然後自己躺下來。

她很自覺地又開始為我口交。但是,在她忍耐到極限之前,我還是沒有射。她終於大哭起來,無力地倒在一邊,不住地哀求:「放過我把,放過我吧,我受不了啦。」

我逗她:「還再來一次嗎?」

她無力地搖搖頭,她已知道,其實被「乾後面」根本就不可避免。

我讓她排完灌腸液,再次細細為她沖洗,手指在她肛門和陰道中進進出出,摳摳捏捏。她無力地趴在那裡任我玩弄,不住呻吟,卻再也不敢反抗。只是當我把鵝蛋大的龜頭頂住她肛門時,她不可抑制地顫抖著,大大地啜泣了一聲:「你不是人。」  作為對這句話的報復,我猛地把龜頭往問及此事一頂,整個進了她的菊洞,她一聲慘叫。手支不住上身,趴在了床上。我拉著她頭髮讓她仰起臉:「你給我聽著,在這裡你不可以有任何違抗我的地方,不然,我會讓你比上次還慘。本來你今晚可以舒服一點的,比如給你用點潤滑劑,可是看來得讓你長點記性。」說完我再次猛地把jj頂進去,開始瘋狂地抽插。一開始她隨著每一下抽插「啊、啊」地叫著,但很快就叫不出聲來,一縷紅紅地血從肛門裡流出來。我想想還不過癮,順手把幾枚跳蛋打開塞進她的陰道,把她折磨得死去活來。

那能這麼簡單就放過她,在我感覺要射的時候,我卻撥了出來,把她仰天綁好,兩腳敲高掛起。她除了喘息,一點反抗的力氣都沒有。等她緩過氣來,我一支煙基本到頭,小弟弟也緩過氣來了。

我用力揉著她的乳房,挑逗著女孩晶瑩的乳頭:「乾後面很疼是不是?」

她急忙點頭。

「那乾前面?」

她急忙搖頭。

「你罵了我,不能就這麼算了。這樣吧,你子宮的傷還沒有好,後面又說疼……」話剛說完我一鞭抽在她的大腿中間,她卒不及防,一慘叫幾乎掀掉了屋子,兩腿用力地要夾起來,但是毫無用處。

等她靜下來,我又是一鞭。三鞭過後,我用鞭杆撥弄著她的外陰,漫不經心地問:「我給你選,是讓我乾後面,還是再抽你幾鞭子?」

「我,我……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叫我幹什麼我就乾什麼。」她明白了。

「話是這麼說,可是這次還是要罰的。或者我再打你五鞭,或者我幹你後面直到射出來,你挑。」我無用鞭杆小心地蹭著她的陰蒂,那兒還很小。

「我求你了,我求你了,不要啊,放過我吧。」她一個勁地哭。唉,女人就是抓不住重點,我會放過你嗎?「這樣吧,我幫你選,再打一鞭。」說完我把她的大小陰唇用夾子向兩邊拉開,露出裡面的嫩肉,還不等打,只是九頭鞭梢比劃了一下,皮條在那裡劃擦著,她已經大叫起來:「乾我後面,乾我後面,不要打了!」

我還是隨手一鞭「讓你記住。」打完不顧她疼得渾身亂抖,我又把她翻過來,狠狠地向她菊洞裡插去。  這天晚上,等我從她身上下來時,她又已經陷入半昏迷的狀態。

肛門受傷雖重,但是只影響她坐臥。我擔心的倒是她子宮的恢復,於是甚至給她用了孕酮。好了,今天回來後檢查已經一切正常,我又可以享受了。

雖然已經一星期了,但在我面前赤身裸體她還是非常羞怯,當我用手摳弄察看她女孩的私處時,她更是緊張得渾身顫抖,通體羞紅。哎,這真讓我心情愉快。我把一個特製震蛋直塞進她子宮裡,然後拉著她第一次出了地下室,推她進了廚房:「以前都是我做飯,今天該我享受一下了。」自己就到廳裡喝酒聽碟去了。

一張碟聽完,我直接推開連著廚房的陽台的門,果不然女孩倒在那裡,正抱著小腹呻吟,下體已流出的水已經把地板濕了一小塊。我笑著上前抱起她回到房裡,給她餵了點水,好一會她才回過神來。

我笑著捏弄著她,一邊說:「想跑?只要出了門你就是這個結果。說吧,怎麼罰你?」

她倒也明白,喘息著虛弱地問到:「你在我……我裡面放了什麼?」

「哪裡面?」

「我、我子宮裡面!」

我不打算瞞她:「其實說起來也簡單,我塞到你子宮裡的是一個搖控震蛋,如果它能接到屋子裡搖控器發出的」關斷「信號,就什麼事也沒有,一旦收不到信號,就會強力震盪並發出電擊。所以只要一出門,你就再也邁不出一步。至如說自己除掉這個無形的鐐銬——我倒是還從來沒聽說過哪個女孩子能自己把子宮裡的東西取出來。」  她無力地把頭埋到胳膊裡哭起來。

我絲毫沒有放過她的意思:「說吧,怎麼罰你?」

「你要怎麼樣?放過我吧?你就行行好。」真是楚楚可憐啊。

我一邊把她按到沙發上,先讓她口交,同時用一個縮陰器在她陰道裡捅來捅去,過了一會,隨手把一個大號人造電動JJ硬塞進她的肛門打開開關,然後把龜頭頂在她的陰戶上。

本來經過快一個小時的震蛋折磨,流了不少水,再加上縮陰器弄了好幾次,她的陰道既敏感又窄小,一開始她就疼得不行,但早就無力掙扎,緊鎖眉頭,一邊呻吟著一邊哀求,身上的汗珠不停地往外冒,大腿和小腹的顫抖讓我感到十分刺激。

不過我並不著急強攻。我頂進去一點,笑嘻嘻地問:「現在頂到哪兒啦?說!」

她不吭聲,只是隨著我一下一下地進攻繃緊肌肉。

我伸手摸到她陰戶,用力把食指和中指也硬插了進去。她縮陰後的陰道哪裡容得下這個,頓時大叫起來,把我的肩膀都抓破了,我又把拇指按在她的陰蒂上,食指中指向上一摳,捏住了她的陰蒂揉捻著,她兩腿掙扎,頭左右甩著,張大嘴想求饒,發出的卻是無法抑制的呻吟。

「求饒啊,求饒啊。」我一邊用力捏一邊逗她。

「饒……饒了我吧。」她好不容易說出這幾個字裡。我再猛地一捏下才放開了開,慢慢把手指抽了出來,再把JJ往裡捅了捅:「說,捅到哪兒了?」

她不敢再抗拒:「到……到頭了。」

「到頭,沒有啊,明明還可以再往前嘛。」我抓緊她的乳房按住她,用力把JJ再往前頂。她張大嘴叫不出聲來,等我退出來一點才虛弱地答到:「頂。頂到宮頸口,剛才……進子宮了」

「可我的小弟弟還沒有完全進去啊?我頂進你子宮裡去好不好?」

「不要。啊……不要啊。」她子宮裡還有那個震蛋,我的小弟弟已經能感覺到,她當然也能感覺到這種內外夾擊。

「那我問你什麼你要老實回答哦。」我打算藉此時機摸摸她的來歷。她馬上努力的點頭。

「你家在哪?」忽然問到她的家,讓她沒有準備。

「我……我……」女孩的自我防備心理阻止她立刻回答,但是我的小弟弟馬上讓她做出決定:「我家在H市。啊……」

「H市?哪為什麼我在S市碰到你?你的學生證不也是H市的Z大的嗎?說!」伴隨著最後一個字是一次有力的衝擊。

她馬上蹬著兩腿回答:「我去,我去找一個網友。」

「說!」我同時用動作催促她,不讓她有思索的時間。

「我說我說,你不要再捅了。我爸爸得了一種怪病,要五十萬才能醫好,有一個網友說能幫助我,結果我偷偷跑去找他,他……」

「他根本沒有錢,還要你上床是不是?」我高興地再用力捅了她一下——終於找到突破口了。要征服一個女孩子,讓她心甘情願地被你蹂躪虐待,除了在身體上控制她之外,更要在精神佔領她,看她努力克制自己的羞怯和疼痛來迎合你,這才是精神上和肉體的雙重滿足。

我把JJ抽出來一點,讓她稍稍平靜平下來,盡量用一種溫柔的口吻:「你很愛你爸爸媽媽是嗎?」

她瞪大了眼睛淚水盈盈地看著我,尚未平息的喘息讓她玲瓏的胸部和肩頭還在柔美地起伏,一縷被汗濕透了的秀發纏在修上潔白的脖子上。我猛地用力,她身子一挺,「啊」地叫出聲來。

我又放鬆下來。慢慢地抽插:「你陪我一年,我給你一百萬。我保證不會真的傷害到你。你看,其實每當你有點傷,我都很小心地給你治的。我保證你一年以後還是一樣的年青漂亮。」

「一年……」這個時候這麼回答是她的本能反應。這是什麼樣的日子啊,一年……

「當然了,現在我們剛開始你會有點不習慣,其實我還是很文明的,也不會老讓你這麼難受,只是剛開始要讓你明白,不能反抗我。」我一邊說一邊細細玩弄她晶瑩滑膩的酥胸。

「一年……」想到要過一年這樣的日子,她的目光暗淡下來,淚水湧出。

「想想你爸爸,你可以救她。不然你上哪一年掙一百萬去。而且……你也沒有選擇,只是主動點配合我,就能掙到一百萬。如果反抗……」我把腰猛地坐下去,JJ直捅到底,讓她好一陣撲騰。然後才喘息著看著我:「你說話算話?」

「一百萬對我來說不算什麼,你也看到了,我很有錢。」我想別墅裡豪華的裝飾能讓她相信這一點,我的別墅是真正古羅馬風格的。「如果你讓我開心,我還可以多給你一點。」

「你會不會騙我?」

我停下抽插,裝作想了一下:「這樣吧,你爸爸治病也馬上需要錢,我可以先往你們家寄五十萬,如果你聽話,一年後再給你另外五十萬。」她的眼光一下子亮了起來。

我繼續誘感她:「我可以幫你辦一個停學手續,一年後你繼續回學校讀書,就像什麼也發生過,但是你掙了一百萬呢!當然了,如果你不聽話,我也可以把我們倆的錄相啊,照片啊寄到你們學校和家裡,讓你爸爸媽媽看看……」

「不要!你要是真給我一百萬,你要怎麼樣我都答應你。」她臉色蒼白,咬緊了嘴唇:「不過,你要馬上給我家裡寄錢去……五十萬。」

「來。乖乖聽話,幹完這次,明天我就寄。」我再次抱緊了她,腰往下用力。這一次,她溫柔而堅決地努力迎合我,哪怕在我打開震蛋來幹她,她大聲呻吟,又咬緊了嘴唇,但沒有說出求饒的話來。當我射出來後,她全身哆嗦就像水洗過一樣。

我把她抱進水池,細細地揉洗她的全身。雖然這些天來每天都是這樣,女孩子還是羞得全身都紅了。不過她開始配合,當我把手伸向她下體時,她會微微張開雙腿而不是像原來那樣本能夾緊,當我揉捏著她的酥乳時,她只是微微縮起胸來,而不是像原來那樣扭過身去……關了燈,抱著她躺在鬆軟的大床上,女孩子微微地顫抖,輕輕而急促的呼吸,懷裡溫香軟玉。她好像是一直沒有睡著,而我很快地睡了。

第二天是周末,早晨醒來的「早K」自然必不可少。

广告
广告
Powered by 色久久综合桃花网_色七七色久久桃花综合_色七七色久久 与我们联络

© 2012-2019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